葳蕤灯火

逍遥行(三)

我肥来了!知道更得又慢写的又烂,但还是打不倒我的热情!会更下去的,不要着急,高二寄宿党心里苦



xxj文笔轻喷,❤小红心是最大的动力,请不吝赐教,谢谢!






      周锐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要死在这只破狐狸手里。第一次被一爪子呼醒真够刺激。他有些无奈的弹弹小狐狸的脑门。这小狐狸又变回了原型,看来昨天睡得挺香,完全没有被捡到时的颓废样,活蹦乱跳的在房间里左突右窜。      

       他揉揉眼睛,偏头打开窗子,天才刚亮,还有些晨雾未消散,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周锐深吸一口,神清气爽。他轻手轻脚的合上窗户,抱起张牙舞爪的小狐狸准备溜号。被巡逻的弟子看见可不是闹着玩的,周锐可不想再惹些什么麻烦。       

       偷摸的关上房门,周锐身后却传来一阵冷笑,讥诮道:“就这么悄悄来了又走,你准备什么时候抬起头做人?”       周锐低头不语,半天才憋出一句:“彦辰他……过得怎么样?”       

      朱星杰哼了一声:好的很,你走的那天非要追上你问清楚,被我打晕绑在屋子里闹了一整天,关了三天禁闭,这才缓过来。前天小鬼闹着去坤音切磋,隔着三座山我不放心,遣了彦辰一块儿去了,估计没半个月回不来。     

      “ 那……那还挺好的哈,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啊,后会有……喂!”        

     话音未落,周锐后领子一把被薅住,狠狠撞在门板之前被朱星杰拽住,小狐狸受了惊吓,从周锐怀里一跃而出,落在青石板地上狠狠的对朱星杰呲牙,可并没人注意它。       

      朱星杰拎着周锐的后领子,跟拎了个小孩子一样,忍不住骂出声:“你他妈现在怎么跟个缩头乌龟一样,之前非撒了个屁都不通的谎,说自己烦了,不乐意从这儿待了,转身满世界找不到人了。还给我留个纸条子,说自己以后会回来,让我别担心还不让告诉别人。这两年你他妈都在哪儿呢,到底有什么事不能说的?”        

     朱星杰一口气说完的,面色有些发红,估计是被气到了。        周锐有些心虚,摆摆手说:你别生气哈,之前真的是事出有因,我以后慢慢给你解释,关键是现在我要被发现了你肯定受责罚,我是真的不想再连累你了,算我求你了,成吗? 

     朱星杰并不遂他的愿,还想再问些什么的时候,存在感一直很低的小狐狸突然跃起,狠狠地照着他的手挠了一下,这一爪子下去可直接见了血。趁着他怔了的当,周锐挣脱出来就往外奔。

      朱星杰并不甘心,直接甩了一道符过去,本来只是想拖延时间,结果正巧就扔中了,周锐一口血没绷住就喷了出来,扶着石板墙竟是已经站不住了。 人是留住了,可朱星杰是真的慌了,忙手忙脚的扶起周锐,语气也没之前那么硬气了:你……你的修为是怎么回事?怎么连一记符都撑不住,到底发生什么了? 周锐虚浮的抬了抬手,示意他自己现在说不出话,问什么都是白费力气。朱星杰望望天,真是败给他了。也不管他同不同意,直接扛起来回了卧房。

逍遥行

一切均为脑洞产物!现脑子已经死机!后续随缘(顶锅盖逃走)
请勿上升真人!
虽然很垃圾但还是想要小心心❤️🙏(不要脸)


逍遥行
第一章
周锐现在很糟心。
因为他从山上捡到的小狐狸砰地一声化成人形了。把他本来就寒碜的小庙崩的跟灾难现场一样。始作俑者当然不是戏折子里那些娇艳动人的柔媚青狐。
是个带把儿的,还龇着牙。
这件事的起因源于周锐看天空万里无云,春光明媚好死不死要上山吐纳修行,吸收日月精华,采点草药补贴生活。结果草药没摘到,刚登到半山腰坐下喝口水,一坨毛乎乎的东西就从树上掉了下来,正巧砸到周锐怀里,差点儿没呛死他。
没办法,心肠本就软的周锐在犹豫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还是认命的拎着小药篮,里面糟心的放了只脏兮兮的小狐狸,就这么提着回他的小破庙了。
刚把小狐狸洗白白了,就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得了,这下啥也不剩了。
周锐看着小狐狸蜷着身子就这么趴在唯一保持比较完整的床上冻得发抖,还是没忍心,从一片废墟里扒拉出一件道袍,给小狐狸披上。
小狐狸虽是个带把儿的,长得却一点不比聊斋里的妖狐差,那样貌说是哪个牌坊的头牌也不为过,周锐细细的打量着,气儿都差不多消了,暗自叹道,就是不会说话,可惜了一副好皮囊。
这小狐狸洗也洗干净了,穿也穿暖和了,心也是大,攀着周锐的胳膊呼呼睡上了,小狐狸也怪可怜见儿的,浑身剔不出二两肉,瘦的皮包骨头,也不好叫醒他。眼瞅着天色已晚,也是时候找个地方避避难了。这山野里没个住所是真的不够安全,更何况现在他还抱了只睡的正酣的小狐狸,实在是没资本在野外待一个晚上,思来想去,周锐叹了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还是只能去那里啊,那个闭着眼睛都能走到的地方。
(二)
他走到那处的时候,月亮已经明晃晃悬在夜空了,柔和朦胧的月光让周锐能勉强看清道路,他轻车熟路的绕到后门,摸索了一下墙壁,极为迅速的抽出两块砖,露出一块中空的石板,轻轻敲两下,不一会儿,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将小门打开,僵硬的站在门口,皮肤在月光照射下竟泛出光泽,等周锐进了门,他才像是忍不住了一般,一字一句都是从牙缝中迸出来的一般:“你还知道回来!”
周锐心虚的摸摸鼻子,没敢搭话。那人说完这话时攥紧了拳头,却又陡然松开,别扭的开口:“你的房间一直没人给你动,被褥一直有人定期洗净,凑合能住人。”这几句话像是费尽了他的力气,话罢便回房闭了门,不再搭理周锐。
周锐叹了口气,摇摇头,多大的人了,闹脾气还和小孩子一样。他还想开口问些什么,刚要去敲门,里面却连灯都熄了,看来是真的不想理他了。周锐也不在自讨没趣,抱着睡得口水横流的小狐狸回了房。
天色已晚,周锐不敢随意点灯,借着月光看清了这个阔别两年的房间,陈设丝毫未变,被褥还是自己那床带着几个补丁的破棉被,但胜在松软,他轻轻的将小狐狸放在被子里头,那被子散发着淡淡的皂角香,明显刚洗过不久。“有人”到底是谁周锐不愿细究,那人永远刀子嘴豆腐心。他今天已经身心俱疲,肚子里空空如也,不愿再想些别的,掀开被子,抱着小狐狸徐徐进入了梦乡。
而那已熄了灯的隔壁确是又点亮了蜡烛,烛光忽明忽灭,一直燃到天边泛出鱼肚白。

我已经想象到锐哥在飞机上生气又无奈的表情,只怪你过分美丽(我没笑,真的)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